短片小说《人匠》上篇
分类:博主日常休闲娱乐 评论:0条 阅读:1163次

短片小说《人匠》上篇

分类:博主日常休闲娱乐 评论:0条 阅读:1163次

个人挺喜欢的一部短篇小说
本小说转载于知乎
作者:无色方糖

第一章

在我七岁的时候,父亲亲自斩下了我的左手。

他说,做我们这个行当的,得有保命的本钱。那年我太小,哪里懂得这句话的意思。

父亲说的行当,是人匠。

世上有画匠,木匠,瓦匠,也有人匠。人匠的手艺,是罕有的手艺。不是精湛纯熟到极致,火候老道的人,是万万不敢提起自己人匠的名号的。

这手艺的神妙,我亲眼见过。

父亲的双手,像是有种魔力。他曾经单手拆下来一位老农的胳膊,断口处平滑如玉,没有一丝血迹。之所以用拆,是那个动作真的轻巧流畅,就像是摆弄木偶。他两指在胳膊上划过,被农具刺穿的伤口像是墨水一样散开,又消失不见。父亲反手轻轻一触,那胳膊又接了回去,浑然天成。

他曾经给一个脑满肠肥的大汉瘦身,父亲手一打过去,那一团耷拉的肥肉就像是软泥一样滑落下来。

他用指甲轻轻滑过,就能给你开添一个双眼皮。他轻轻敲打,就能纠正你绞痛的肠胃。

我曾经问父亲,到底什么是人匠。

父亲只说了两个字。

“修人。”

第二章

我十二岁的时候,父亲拿来厚厚的一本册子,沉声问我

“当不当人匠?”
我当时的回答是,“当。”

“好,这是祖师爷留下来的。好好读。”

此后每日,我都会细细品读这本古书。书里记载的都是玄异的技法,我常常通读入迷,茶饭不思。

我读那古书读了数月,感觉已经烂熟于心。父亲又叫我过来,一一问我。

“那书有几章?”

“十一章。”

“第六章讲了什么?”

“《离骨》”

“做给我看。”

我低下头来,用食指在中指的一个指节轻轻划过,一节指骨便呈在了手上。

这样说来有几分诡异,甚至于恐怖。但没有丝毫痛感,也没有任何不适,指骨被完整的抽离出来,干净的像是一段玉玦。我中指轻轻一动,那指骨便又回到身体。

父亲点点头,他蹲下身,直视着我的眼睛说

“人匠可以修人,也可以杀人。心术不正的人匠夺人器官,取人性命,自古有之。你将来离家的时候,带上我那柄伞,以便与别的匠师相认。”

说完,他让我闭上眼睛。用双手的大拇指划过我的双眼。

我睁开眼睛,发现目力更加敏锐,甚至可以清晰点数手上的汗毛。

唯独看不见父亲。

第三章

母亲是很温柔的人,跟父亲的严苛截然相反。从我十二岁那年,我跟她相依为命。

她对人匠事情绝口不提,她是个本本分分的妻子,本本分分的母亲。

但我是不安分的。

十二岁的我,学会独立,学会家务,唯独没有学会怎么安稳。我在家闲不住,又是满脑子好奇心的年岁,总是问母亲各种问题。而母亲肯回答的甚少,只是反复念叨四字家规“心善,人善。”

我闲的发慌,只好磨练玄妙的技法。偶然间,我突发奇想,自行构想了些需要双手并用的技式,然后又心凉下来,想起自己其实只有右手。

我有的只是遗憾,不是怨恨。

自那后,又过了平淡的四年。在我十六岁生日的早晨,我发现母亲抱着黑色的长筒站在门口,脸上满是泪痕。

她哭的眼睛红肿,哽咽着问我说,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跟着你爹么。

我摇摇头。母亲虽然没有富贵的出身,却是真正的美人,眉眼如画。那不粘脂粉的秀美气质,也不是轻易可得的。父亲则相貌平平,过人之处,也就是独到的手艺罢了。

她说:“他当年背着这长筒,身上就两个铜钱,却也要买一个馒头给饿坏了的我吃。他舍了一切,把我从那里救出。你父亲修了一辈子人,唯独修不好自己。我知道你技法精湛更胜他人,但你最需要学是父亲的善。”

我点头,不知道回答些什么。而父母曾经经历过什么,所说的“那里”又是什么,我全然不知。

她抱着我,又要哭出来,她说:“你是程家的孩子,注定要游历四方。你十六岁了,我把这长筒交给你。里面有伞一柄,信一封,玦一块。我不懂这物件的用处,只知道那古训。‘遇危难,开伞。至境界,阅信。见故人,持玦。’我能给你的就这些。”

我不知道母亲在哭什么,却也想跟着哭。内心要离家的冲动和热血在一瞬间结冰,我什么感觉也没有,什么也不愿意去想。只想跟着她一起站着。

我呆呆傻傻的走出门去,母亲深深地鞠躬。我第一次见她这样伤心欲绝,她别过头去说

“儿,娘很想你,但别回来。”

第四章

父母为我起名为善。我叫程善,也许是寄希望于可以万事成善。

但我出门的第二天,便在山路见遇见了山贼。那是通往皇城的必经之路,没想到最近也是山贼肆虐。我想起了母亲说的“遇危难,开伞”,便从黑色的长筒里抽出那长伞,墨色的大伞上面满是繁复的雕文,让我眼花缭乱。

我从马车上跳下来,那一众山贼看了我的大伞,全都呆了。有几个胆识大的,气血盛的年轻人想要冲上前来,每当要靠近我这黑伞,都四肢僵硬,动弹不得,更近的就浑身抽搐,痛苦不堪。

“别动!”

那山贼的头子呵道。

“是程家的黑伞,都不想活了?再近一点,就要变一团烂泥喂给猪狗!”

我看那几个山贼面色实在是苦不堪言,于心不忍就把伞合了起来。但即便如此,有几个气力弱的还是步履蹒跚。我又只好把黑伞收进长筒里,那几个人才恢复如初。

头子走了下来,满脸堆笑的看着我,让我满身不自在。

“程家的少爷,皇城里面据说有大恶作乱,去那里做什么。”

我回答说

“听闻圣上寻找天下能人异士,聘金不菲。我去那里,讨个生活。”

“小少爷呦,程家人哪里还需要讨生活。”头子说完见我面有愠色,便识相的走上山区。

只是那人,走前细细地打量了我的左袖。

想必他已经发现了我没有左手,我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。只是我渐渐发现,只有一只手的情况下,的确有很多技式使用起来相当不便。如果那山贼想在这上面做点文章,可能是个麻烦。

等山贼都走后,车夫突然从马上翻下来,然后开始放声大笑。

是个身材娇小,面容俊秀的女孩。

其实,自从父亲轻划过我的双眼之后,我的目力精锐,已经不能以常理考量。我早早透过她的面纱看穿她的相貌,只是没有说穿。

“小屁孩,没想到老娘我是个女的吧。”

我微笑着点头说“没有。”

“你不出手,我就把那几十个人全都放倒啦。”

我又笑着点头,配合着说:“有女侠护佑,我当然放心。”

我这么配合,只是想看她什么时候能切入主题,满足她的好奇心。

“小子,你那伞挺有意思的,能给我看看么。”

第五章

她叫明彩,自称是武功最好的画师,画工最好的侠客。

她乔装打扮,竟然只是为了能顺利上山征伐山贼。我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满脑子江湖梦的丫头,会甘愿当一个宫廷画师。但事实就是如此,就好像曾经最讨厌礼法的我,要进入皇家这种循规蹈矩的地方。

程家的名声不小,但大多都是民间的传说,已经与事实相去甚远。所以听说我是程家人,还以为我有什么夸张的威能。但我说道人匠的技法的时候,她还是很是吃惊。

而我把她的左臂像车轴一样轻松旋转了两圈后,她差点吓得晕死过去。

我说“这算什么,要是我想,都能把我胳膊接在你身上。只是一是我只有一只手,很不方便,二是父亲当年明令禁止我这样做。”

她对我的左手相当感兴趣,因为民间都说,程家有着天赐的双手,但是到我这里只有一只。

这个问题,我没法回答。

十六岁的我涉世未深,阅历尚浅。有明彩这种同龄人相伴,是为数不多可以缓解心头焦虑的事情。

只是明彩不时提出的问题,常常让我哭笑不得。

“程善,你可以把我变美喽?”明彩很兴奋的问我。

我回答说“可以是可以。但是你挺美的啊。而且给人更易面貌的技法是最考验人匠经验的,像我这种毛头小子,当然是不敢做这种细致的活,而且…”

而且,我只有一只手。

“好啦,我是不会难为你这种小毛孩的。”明彩摆摆手,满脸写着刻意的大度。

“我是在想,程家人把另一个人塑成圣上的身躯和模样,是不是可以偷梁换柱呀。那还得了?”

第六章

我们在路上走了数日,又在皇城的客栈住了两天。

她全然不怕我,不但不怕,还很泰然,甚至是放肆。总是挑衅我让我开伞给她,我都拒绝了。

我说,你画幅画给我吧。画的好了,我便给你开伞。

她笑了足足有一刻,止不住。

明彩作画的时候问我,说:“你们程家人可以化男女老少,胖瘦美丑,这画像到时候也不尽然像你啊。”

我说:“我喜欢我这张脸和身体,是不会改的。再说,又不是画我。”

“这画像不是画你的么?”明彩有些疑惑。

“当然不是,我要自己的像做什么。我要你的画,我想看你。”

明彩的脸红透了。

她沉默下来,安安静静的为自己画了一幅。

那时我还没懂,人可以修成画,画却不能化作人。

“像,真的是太像了。”我看着那幅画不禁咋舌惊叹。

“我画自己,想不像也难啊。”

我知道,明彩这谦辞是站不住脚的。对于画师来说,画他人像,抬头就能看见,那人若是好好配合,神态动作又不曾更易,当然容易。而明彩只是对着这张无暇白纸,凭空从脑海里画出自己。明彩端着那画像时,就如同持着一面铜镜一般。

可能是我见识太少,但在我眼中,这种画工说是绝世无双也不为过。

明彩作画时那种入迷痴醉,也是我之前见所未见的。我忍不住连连称赞她,她终于也有觉得害羞的时候,连忙避过身去。

我问道“明彩,你还有没有别的画,拿来给我看看。”

她点点头,从自己背着的木箱里抽出十几幅画卷。其中花鸟,草木,男女老少,鸡犬牛羊,无一不活灵活现,细致入骨。

只是这山水,楼宇,顽石,连云,晴空却显得单薄失色,空洞无味。与之前说的那些,画工相去甚远。

我仔细端详,不禁发问:“明彩,为何你画活物妙不可言。但是画其他的却如此苍白?”

明彩没有回答我,她只是莞尔一笑。

第七章

从客栈离开时,掌柜的特地来嘱托我们二人。他说

“听闻现在皇城不安定,弄得是人心惶惶。有大恶人!”

我问:“什么恶人?”

“程家!”

他说完这话,明彩忍不住瞥了我一眼。

“程家?”我反问。

“就是,就是程家”掌柜的说到这里,战战兢兢,声音发虚,摆手让我靠近些。他低声说道

“现在有个程家的大恶,在城里,找那身体健壮的小伙子,面容俊美的姑娘,拿去做‘人模子’。”

明彩憋不住好奇,她问:“人模子是什么?”

“小姑娘你不知道,那程家把人一掌打成烂泥,皮,肉,骨分的清清楚楚。好的心肝脾肺,全拿去给达官显贵用。貌美姑娘的皮囊,都留去换给宫里的妃子。你生的俊俏,更要小心才是啊!”

我们走出客栈后,我沉声说:“要是我找到这恶人,就拿程家的古刑伺候他。把他头颅拿下来,保他不死。再去他的舌头,让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我看到明彩惨白的脸色,露出笑颜说:“我也只是听父亲说起的。这古刑曾经是处置违反家规的族人,但至今不知过了多少年月。程家人也渐渐不再过问世事,那严苛的刑罚也就废弃了。”

我们两个走了良久,一直相对无语。她欲言又止,让我心里不太安稳。我们一直走到一个僻静的路口,再往下,就不同路了。

明彩尝试着笑了下,笑的很浅,她说:“记得我说过什么吗。我怕的是,你技法太过神妙,若是进了皇宫,是宫中人身上的肉刺。他们要是不除了你,也会利用你。”

“你怕我作恶?”
“你是白纸,我怕被染了色,在上面画了些妖魔。”

“女侠去哪了?你这时候又像个弱女子。”我只好这样避开她的话锋。

她别过头去,又转回来,那神色又像是曾经的明彩。

“小子,过了这个路口就没有本女侠罩着你了。你好自为之吧,哈哈。”眼看我转身就要走,她一把按在我肩上,说

“别忘了,那天我给你画像,你答应给我开伞的,想反悔?”

我摇摇头说:

“哪里哪里,明女侠的约,我哪敢反悔。只是这伞高大,在那屋里不便展开。你站远一点,我就开伞。”

明彩离了我有四丈远的时候,我喊道“别逞能,要不要再离得远点?”

“老娘我天不怕地不怕,区区一把破伞,不能奈何得了我!”

我便放心的把黑伞打开,古奥的花纹覆盖了我的视线。

“好了么?”我问。

没有回答。

我合上伞的时候,明彩已经跑远了。她是习武之人,我知道。在这小路上轻巧无比,如蜻蜓点水。但我还是一眼看见她在那路的尽头,一边飞奔,一边哭。

我心海里惊起涟漪,只在想,她哭什么呢。

第八章

那年我十六岁,缺了些责任和担当。想的,都很浅。所以我不会太在意母亲为什么会哭会那样伤感,明彩为什么要跑要不辞而别。即便在意,也很快被时间冲淡,在意几日罢了。

明彩在那里跟我分道扬镳之后,我自己向着皇城的内城走了一日。路上的我突然惊觉,一时间差点要叫出来。

这丫头,该不会对我有点意思吧。

我摇摇头,决定把这些念头抛在脑后。我当时一心想着入宫,只想着要找到那程家恶人:如果皇城里有恶,那宫中一定有大恶。就好像天下有恶,则居高位者中必有大恶。

内城近在眼前,那里的小门是我进宫的入口,远处只看见几个身披甲胄的护卫。

我的确是不懂武艺,所以当他们看到身材纤瘦,体质文弱的我相视讪笑也是理所当然。

领头的护卫把佩刀按在桌上,上下打量我,又瞧瞧我左手的位置,摇摇头说,你,活脱脱一幅残废样,能会点什么呀?

我深深鞠躬说,兵爷,小弟武艺稀疏,只涉猎了些旁门左道。

说完,他们又是一阵哄笑。

我只好右手轻轻一指点在那领头的额上,说

“失目。”

那人的眼窝深深的陷了下去,空洞的双目像是干涸的井口。

众人惊慌大叫,有抽刀咆哮的,有瘫倒在地的,有面色苍白的。

我手一离开,那人又恢复正常,止不住的粗喘。他大汗淋漓,言语颠倒,像是失了魂。

我又一次鞠躬说

“各位兵爷,麻烦行个方便。”

领头颤颤巍巍的递给我一个黑铁腰牌,说:“进去之后…,找…,找王总管。他会好好安顿你。”他慌张的看向我,眼神却不觉间锁在我背后的长筒上。

我道谢之后,走入城里。恰是秋风过境,我身形不稳,像要化在风里。一众护卫,只远远观望,无人敢上前一步。

大概,恶人,以恶慑。

第九章

我见王总管的时候,正听见他在训斥手下的侍女。

“你干活再这样毛手毛脚,小心被罚去‘废人居’!”

那侍女听罢大骇不已,吓得花容失色,连忙跪下要自扇耳光。王总管看见我来的时候,一手扶起那侍女,轻声吩咐这般那般。

那侍女抹去泪痕,小步走到我身前行礼。

“大人请跟我来,‘异人居’就在不远处。”

我微笑点头,与那侍女走了稍许,见四下无人就低声问:

“姐姐,我好奇那‘废人居’是什么去处?”

侍女满脸惊惧,她看着我退了半步,说:“大人,那‘废人居’里面可不单单是废人,尽是些妖魔。”

“我只是打听而已,并无他意。”

侍女环顾了片刻,与我耳语道:“听闻里面有什么单眼的老头儿,四腿的妖婆,无嘴的异童。前几日有几个姐妹去里面清扫,活脱脱吓得昏迷了两三日。”

我面上不惊,心里却起了阵阵波澜。这些所谓的妖魔,听着都像是程家的手笔。人匠可以修人,自然也可以害人。跟我猜的别无二致,让皇城百姓人人自危的大恶,应该就在这宫里。

“那姐姐知不知道这‘废人居’怎么走?”

侍女面露难色说:“奴婢不敢说。”

我语气和缓地说:“那我也不为难姐姐了。世上哪里有如此畸怪之人,估计只是相貌生的奇异丑陋,以讹传讹罢了。姐姐也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她点点头:“奴婢也希望是如此。”

她将我送到异人居便离开去。我见她走了,食指在右眼上一扫,一个眼珠落到我手心里,温润如古玉。我闭着右眼,将那眼珠向天上轻轻一抛。

只见我的视野随着眼珠忽地上升。天地宽阔,万象大千,尽收眼底。这内城的宫苑,草木,行人都在我惊人的目力之下。

原来如此,这废人居的位置当下就被我摸个通透。

我一手要接那坠下的眼珠,那眼珠光滑通透,我险些没有接住。幸得周围无人,否则定要被这异景吓得昏死过去。

说起这抛眼珠观广袤的技法,是我曾经脑子一热的产物。实际用起来,条件很是苛刻。一则是你的目力要足够敏锐,否则就算眼珠在高空也未必能看清。二则是偶尔会借不到眼珠,虽然人匠的眼珠的确是不会被摔坏了,但没准也会找不到的。

最后,我站在异人居门前许久,安眼珠。

第十章

异人居,有一条规矩:不许与其他异人相见。每日从自己的房内走出,必须带上宫里配的斗笠和面纱。以我的目力,可以阅他人面容,但还是不许交谈,不许递物。

呆了三日,内心的疑虑尤甚。虽然说是用来招待各路能人异士,但是既不许相见,又不吩咐所谓事宜。日夜闲散,与其说是招待,更像是牢狱。终日焦躁后,一天夜里,我从异人居溜出,按照所记的路线去见侍女口中的“妖魔”。

如果侍女所说不假,那可能真的有魔。最大的魔,是人。

我披斗笠,戴面纱,倒夹黑伞,穿行在夜色里。冷月孤照,四下无音,寂如坟墓,只有脚步声回响。靠近那废人居的时候,面前朦胧有一个暗影。

是活物。身形如同羊马,四足着地,步履迟缓。但我的确没见过那样的羊马,只得靠近细瞧。我却没料想,那是人。

是一位老者,双臂处被替换成了扭曲的两腿,嘴的地方变的平滑无物。他的身躯只能这样匍匐在地上,脖颈僵硬到无法抬头,也看不见这月景。

他终于发觉有人靠近,奈何发不出声音,只能在鼻腔里惊慌的哼哼,在浑浊的双目里透露骇意,身躯止不住的战栗。

我心中一颤,把黑伞向地上一点,说:“老人家,不用害怕。我没有恶意。”

老者显然已经很难相信人,还是止不住的退去。我蹲下身来,把头深深的沉下去说:“人匠不善,是我程家之过。”

我把右手轻按在老者后颈,又抚过老者鼻下。

我说:“您现在已经可以抬头,讲话了。”

老者又惊又喜,眼中含着泪光。他激动地发抖,想抬头看天。只是我为他新开的口很粗劣,而且他已经许久没有讲话了,只能呜呜地说着:“谢…”

只讲了一句,那老者便佝偻着身躯咳起来。

我拍了拍老者的后背,右手顺着脊骨摸下去,说:“您不用太急着讲话。虽然我给您开了口,但是你喉嗓已经受损大半,加之体质虚弱,已经不方便讲话了。我只问您些问题,‘是’便点头,‘不是’便摇头。”

刚刚摸了这老者的身骨,不单单是四肢和口做了手脚,全身多处器脏,静脉,筋骨都已经被折腾的混乱不堪。这老人必定痛苦万分,生不如死吧。这样折磨人的手段,不单单是人匠,还要够残忍,够熟练。
这样的程度,我已经无能为力了,随意施技,只能徒增其痛苦。即便是父亲在此,也未必能修好这位老者。人匠虽能修人,却不能修尽一切人。

我问:“把您变成这样的,是宫里的人么?”

他点头。

“您见过他的面貌么?”

他摇头。

“您变成这样有五年么?”

他点头,然后微声说“七。”

我看他神情痛苦,看来是回忆起当年梦魇,也不忍心再问,只好说:

“老人家出来,是为了看月么?”

他点头。

我把黑伞抬起,问:“您还有什么心愿,讲给我吧。”

老者终于含笑,却又热泪两行,他支吾着说出二字:“赐....死。”

我已经猜到他的愿景,便站在老者身旁,将那大伞张开。雕文在月光下显得分外诡丽,黑伞下老者霎时间化为一滩肉泥,片刻后又散作血水,终成为腾腾的红雾,如朱砂飘起,附在伞的纹路里。

生而无乐,唯死求欢。

我转过头,急忙把伞合起,那偷看了许久的侍女忍不住惊叫。

上篇完

评论区
icon_mrgreen.gificon_neutral.gificon_twisted.gificon_arrow.gificon_eek.gificon_smile.gificon_confused.gificon_cool.gificon_evil.gificon_biggrin.gificon_idea.gificon_redface.gificon_razz.gificon_rolleyes.gificon_wink.gificon_cry.gificon_surprised.gificon_lol.gificon_mad.gificon_sad.gificon_exclaim.gificon_question.gif